来源:灵异事件时间:2016-03-18 浏览:
    在泰国,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巫术,叫做“泰国养小鬼”。据说,这些小鬼是用出生夭折或因故丧生的孩童的骸骨和尸油制成,能以相应的交换条件供主人驱使,可以帮主人行运改命。尽管很多人说这种巫术极其凶险,饲主往往不得善终,但愿意赌一把的人也不在少数,来自香港的女孩朱莉就是其中之一。为了报复横刀夺爱的小三,朱莉亲自去泰国把一个“小鬼”请回家供奉,但此后朱莉身边却怪事不断,连警察都找上门。究竟是鬼作祟还是人作怪?
    
    泰国养小鬼真实图片
    
    请“鬼”改命
    
    29岁的朱莉是香港中环一家会计公司的高级白领,做事拼命,个性要强。但她的感情运却一直很糟糕,不是爱上负心汉就是爱上有妇之夫,最后被拖成了大龄剩女。因此,朱莉常常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她能在30岁以前把自己嫁出去。
    
    也许是心诚则灵,不久后朱莉真的在分公司遇到了一个令她心动的男人,对方是分公司的会计主管,长得仪表堂堂,谈吐也风趣幽默,大家都亲切地叫他阿威。朱莉对阿威倾心不已,在得知他还是单身后便立刻展开攻势,而且,两人日久生情真的成了恋人。
    
    有了阿威这个男朋友以后,朱莉在公司立刻体会到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公司里年轻漂亮的小辈不少,她们终于再也不敢在朱莉背后指指点点了。然而好景不长,令朱莉意想不到的是,她和阿威的恋情才维持了不到半年,就被公司老板的千金横插一足。
    
    事情是这样的,公司老板的千金欧阳珊刚从国外留学回来,被老板安排在阿威所在的分公司实习。谁知道,欧阳珊一眼就看中了阿威,天天缠着他要当她的女朋友。欧阳珊年轻漂亮又多金,对阿威也十分温柔体贴,久而久之,阿威情感的天平慢慢偏向了欧阳珊那边。公司里关于阿威和欧阳珊的八卦已经传疯了,朱莉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男友劈腿”的人。她愤怒地找阿威出来对峙,谁知对方却躲躲闪闪,既不愿意分手也不愿意跟欧阳珊断绝来往,没有一点大男人的担当。
    
    朱莉被阿威伤透了心,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遇人不淑,自己明明在感情方面一直很努力,为什么总是得不到回报?绝望之余,她决定走一招险棋。
    
    这天,朱莉邀阿威到自己家里过夜,不仅待他温柔体贴,在床上也表现得相当疯狂。果然,阿威被朱莉迷得神魂颠倒,连避孕药都忘了叮嘱她吃。整整一个礼拜,阿威都陶醉在朱莉的温柔乡里,他哪里能够想到这其实是朱莉在给自己制造筹码,她赌自己会在排卵期内受孕,并且赌阿威会因为孩子最终选择自己。
    
    但事情并没有朱莉想的那么顺利,她不仅没能受孕,还在这年的例行妇检中查出患有子宫肌瘤,需要进行手术。为了手术,朱莉向公司请了半年的长假,在这期间阿威仅到医院看过她两次。出院后,朱莉一回公司就听到一个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阿威和欧阳珊已经于上个月结婚了,而且还是奉子成婚。
    
    “奉子成婚”原本是自己的计划,如今却阴差阳错地被欧阳珊实现了,朱莉觉得这就好像原本属于自己的好命运被别人偷走了一样,她在心里恨透了欧阳珊。
    
    难以排遣的愤怒终日折磨着朱莉,直到有一天,她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一则介绍泰国“小鬼”的帖子,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也许可以出现转机。据帖子中介绍,“养小鬼”是泰国非常流行的一种控灵术,这些小鬼是用出生夭折或因故丧生的孩童的骸骨和尸油制成,能以相应的交换条件供主人驱使,可以帮主人行运改命,连很多娱乐圈的明星都曾被指靠“养小鬼”改命翻身。但也有很多人斥责它属于邪术,饲主往往不得善终。
    
    朱莉顾不了那么多,她一心只想报复欧阳珊,替自己改命,“养小鬼”也许是最省时省力的方法,因此她当晚就买了香港往返泰国的机票。
    
    婴灵作怪
    
    按照网上描述的方法将“小鬼”从泰国请回家后,朱莉给“小鬼”专门腾出了一个房间供奉。她将“小鬼”的法相摆在供坛上,并在法相四周摆上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和爱玩的玩具作为供品,据说,哄得小鬼越开心,它就越会卖力帮你改命。
    
    朱莉坚持每晚对着“小鬼”的法相念心咒,并不断对它说出自己的愿望:“让欧阳珊流产,让阿威永远跟我在一起!”
    
    尽管“小鬼”看不见摸不着,甚至连是不是真的有效都有待验证,但它的存在却给了朱莉极大的心理安慰。除了每天例行的念心咒和述说愿望以外,朱莉常常对着“小鬼”的法相诉说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情路坎坷。她一会儿哭诉命运对自己的不公,一会儿哭诉阿威的忘情负义,一会儿又咬牙切齿地诅咒横刀夺爱的欧阳珊不得好死。窄小的房间里回荡着朱莉一个人如泣如诉的自言自语。
    
    一次,朱莉路过公司茶水间的时候,碰巧听到几个同事在里面八卦,其中一个小声说:“听说,欧阳珊入院保胎啦!”另一个无所谓的回应着:“都是报应!我听说朱莉住院的时候,阿威本来想去照顾,是她硬不让阿威去,没多久就怀孕了。这个女人,城府太深!”
    
    朱莉不动声色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嘴角忍不住上扬。
    
    当天晚上,朱莉高兴地去超市采购了一大堆小孩爱吃的零食、酸奶,还去买了很多小孩的衣服和玩具。她要好好奖励一下家里的“小鬼”。
    
    然而,“小鬼”的神力之后却再没有展现过。欧阳珊在医院住了一周就出院了,之后一直在家休养,据说胎儿很健康,阿威也对她爱护有加。每每听到这类消息,朱莉就在家里忌妒得发狂,她花更多时间跟家里的“小鬼”沟通,以求“小鬼”神力再现,让欧阳珊生不了阿威的孩子。
    
    这种疯狂的状态持续一段时间后,朱莉开始做恶梦。她梦到一个四五岁的泰国小孩缩在角落里哭,然后被醉酒的父亲拖到房间里一顿毒打,最后直接将他扔出了窗外。小孩摔到地面时还没有断气,身体不断抽蓄,样子十分可怖。朱莉哭着从梦中醒来,她认定这是自己养的“小鬼”跟自己托梦,于是哭着跑到“小鬼”的法相前又念了一遍心咒,并且怜惜地说:“没想到你死得这么惨!我不会背叛你,请你一定帮我达成心愿!”
    
    几天后,朱莉又做了一个怪梦。她梦见欧阳珊做完产检从医院出来,正准备到马路对面等阿威牵车过来。欧阳珊的肚子又大又尖,朱莉还在心里懊恼地想着也许是个男孩。这时,突然从对面街道冲出一辆蓝色轿车,它直直地朝欧阳珊撞过去。欧阳珊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又重重落到地上,流了好多血……朱莉尖叫着从梦中醒来,梦中欧阳珊的样子太惨,她醒来后在心里庆幸:幸亏只是个梦!
    
    第二天,朱莉一到公司就得知了一个令她不寒而栗的特大新闻:欧阳珊昨天产检后被车撞了,一尸两命!
    
    一听说这个消息,朱莉立刻狂奔进洗手间干呕了起来。她从没想过要欧阳珊死得这么惨,她只是想让欧阳珊失去孩子,因为如果不是她趁虚而入,那个孩子原本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她也从没想过“小鬼”的手段会这么毒辣,竟然用最惨烈的方式替自己实现了愿望。
    
    回到家里,朱莉第一次对“小鬼”的法相产生了畏惧感。她昏昏沉沉地从晚上8点一直睡到凌晨2点,半梦半醒间,她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惨死的泰国男孩,男孩凶狠地责怪她是不是想抛下他,还威胁说“养小鬼”是要付出代价的。从梦中惊醒后,朱莉提心吊胆地走近供奉“小鬼”的房间,猛地从外面关上房门并上了锁。
泰国小鬼

 
    
    事到如今,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供奉的“小鬼”绝非善类,说不定自己现在的处境也十分危险。
    
    真相大白
    
    朱莉一直将供奉“小鬼”的房门紧锁着,她既不敢再进去也不敢把它的法相扔掉,终日生活在煎熬中。不仅如此,朱莉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开始出现诡异的变化。她的记忆力明显下降,常常在工作中出现莫名其妙的错误,身上有时也会出现诡异的青紫色瘀痕。
    
    朱莉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发现自己的症状很像“小鬼”反噬主人。原来,“养小鬼”并非一件一劳永逸的事情,由于这属于邪术的一种,因此很多饲主在心愿达成后都会被“小鬼”反噬。轻则病倒,重则丧命。这些触目惊心地解释令朱莉心慌不已,为了找到破解反噬的方法,她决定带着“小鬼”的法相再去一次泰国。
    
    然而,朱莉的泰国之行却注定无法成行了。两天后,她在公司被香港重案组的两名警员逮捕,理由是警方怀疑她跟欧阳珊被恶意撞死一案有关。朱莉没想到自己“养小鬼”的事情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因此并没有反抗,顺从地跟着警员来到了警察局。
    
    在询问室里,朱莉主动交代了自己和欧阳珊之间的恩怨,也主动承认了自己从泰国请“小鬼”回来养,希望能够借小鬼的力量让欧阳珊失去孩子的事实。交代完毕后,朱莉抬头看了看为自己做笔录的张警官,对方仍然一脸严肃地盯着她,很显然,审讯并没有结束。
    
    “你们还想让我交代什么?”朱莉无助地问。
    
    “朱莉小姐,你这招用得很高明,但香港是法治社会,不会给鬼神定罪。你现在老实告诉我们你的实际作案经过,别兜圈子!”张警官严厉地说。朱莉惊呆了,她不明白自己有什么作案经过可讲的,自己只不过养了一只“小鬼”,是“小鬼”帮自己害死了欧阳珊,她最多只是做了一个跟欧阳珊的死有关的梦而已。一想到那个骇人的噩梦,朱莉的头突然剧痛起来。
    
    与此同时,她的耳边响起了张警官的声音:“撞死欧阳珊的那辆蓝色轿车我们已经找到了,它隶属于香港一家名为昌吉车行的租车公司。租车老板在辨认嫌疑人照片时,认出了你就是蓝色轿车的租借人。你刚才描述的那些在梦里看到的情景根本就不是梦,它们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也有目击者可以证明当时蓝色轿车里驾车的是一个跟你年龄相仿的女性。如果你还不肯承认,我们可以拿蓝色轿车里找到的头发样本和你做DNA比对。”
    
    朱莉的头痛得几乎要爆炸了,随着张警官罗列的证据越来越多,她的脑海里突然闪过许多之前从未想起过的画面:她跟踪欧阳珊去医院体检;她去昌吉车行租车;她将车停在远处等着欧阳珊从医院出来;她原本只想轻轻撞一下她令她流产,谁知却因为心中的恨意突然猛踩油门;她将车丢弃在浅水湾附近,然后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她跪在“小鬼”法相前哭泣,最后喃喃自语:“都是你干的!跟我没关系!”
    
    两个月后,法庭对欧阳珊被恶意撞死一案进行了开庭审理。经过精神科专家的鉴定,朱莉被确诊患上了轻微的人格分裂症。但由于她的病症是在犯案后为逃避良心的谴责才出现,法庭不会将其作为减轻量刑的考虑。
    
    真相有时比鬼神更加残忍,朱莉逃过了“小鬼”的反噬,却逃不过法律的严惩。

  本文链接:http://www.bj4399.com/lytp/157.html
  
喜欢灵异事件可以收藏噢,域名很好记,4399前面加个bj就是了

热门推荐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