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灵异事件时间:2015-12-27 浏览:
美国黄道十二宫杀手是一名于60年代晚期在美国加州北部犯下多起凶案的连续杀人犯,因杀手自称Zodiac,因此也被称为黄道十二宫杀手。直至1974年为止,他寄送了许多封以挑衅为主的信件给媒体,并在其中署名。信件中包含了四道密码或经过加密的内容,目前仍有三道密码未被解开。
 
黄道十二宫杀手模拟画像
黄道十二宫杀手模拟画像
 
案情回顾
 
1968年12月20日夜,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瓦列霍东部,莱克赫尔曼路的一个僻静之所,两个年轻人正在车里燃烧着激情。他们分别是16岁的贝蒂·詹森和17岁的大卫·法拉第。
 
当晚23点15分左右,公路上驶来一辆汽车,在他们附近缓缓停了下来。从车内走出一个持枪男子,勒令他们下车。大卫·法拉第刚刚步出车门,凶手就开枪了,子弹近距离击中大卫的头部。枪声响过,贝蒂·詹森情知大事不好,撒腿就跑。在跑出大约28英尺(约8.4米)远的时候,杀手对着贝蒂的后背连开5枪,贝蒂当场身亡。大卫在被送往医院的途中也停止了呼吸。
 
警方在案发现场共找到十枚弹壳,根据验尸报告显示:击中大卫头部的那颗子弹是从其左耳后上方打入的,子弹并未贯穿,使得大卫的右脸颊鼓起一个大包。根据被害人伤口周围残留的大量火药粉末可以断定:当时枪口距离其头部非常之近–甚至是顶着头部开的枪。根据另一被害人贝蒂的死亡地点可以断定,凶手的枪法十分了得。案发当晚7点40分,纳帕郡警察局值班警员大卫·斯莱特接到一个匿名电话。电话记录如下:
 
“我要报告一起谋杀案–不,是双重谋杀案。他们就在公园总部以北两英里处。他们在一辆白色的大众卡曼几亚车里。”
 
“你在什么位置?”
 
“我就是凶手。”
 
电话没被挂断,但显然,凶手已经跑掉了,听筒里传出过往车辆的轰鸣声……警方追踪到了那个投币电话亭,并在话筒上提取出犯罪嫌疑人的掌纹和指纹;但是,和联邦调查局数据中心的上百万个记录都对不上号。
 
1969年10月11日,出租车司机保罗·斯丁(时年29岁),在联合广场拉了一位客人。这个人声称要去旧金山北部的富人巷–凯利大街。车子开到目的地后,该名乘客对准保罗的太阳穴开了一枪,随后掠走了他身上的钱包和车钥匙,临走时又用刀子小心翼翼地割下一大块保罗身上所穿的衬衫。
 
有三个年轻人在距离案发地点不远处的一个二楼窗口处,目击了这起凶杀。他们马上拨打了911报警电话,并对凶手外貌进行了一番描述:白种男人,年龄介于25岁到30岁之间,平头,身高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身穿风衣,深色裤子。警方随即展开了大规模的搜捕行动。但不知何故,911报案中心的调度员将白种男人说成了黑种男人,以至于有两个警察看见了一个衣着外貌十分相像的人,却把他放过去了–因为他是个白人。
 
1969年10月14日,SanFranciscoChronicle收到了来自Zodiac的第三封信,信封中还夹着一块出租车司机保罗被鲜血染红的衬衫碎片。他在信中称对该起案件负责–有血衣为证。Zodiac在信中嘲弄了警方的无能,并在信中暗示,自己将对学校的校车下手。
 
“我想,也许在某一天的早晨,我会去血洗一辆校车。只需要把前轮胎打爆,然后就可以采用点射的方式,射杀从里面跑出来的每一个学生。”
 
旧金山警方唯恐此信内容一经公布会引起全民恐慌,一方面命令报社严禁刊载,另一方面,给每所学校的校车都配备了持枪警卫,要求各单位警车在特定时间内,重点关注校车途经的各条线路,甚至,还增派了直升机巡航……
 
中国有句老话:没有不透风的墙–在美国也同样适用。这条被警方要求”一般人不能告诉”的消息,很快就一传十、十传百,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好家伙,整个旧金山真的沸腾了:每天有数千名学生家长亲自开车接送子女上学放学;每天游行请愿示威抗议的民众也不在少数。如果说在此之前,Zodiac可以被称作是连环杀手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变成了一名恐怖分子了。
 
旧金山成了恐怖之都。满大街的警察,满大街的联邦特工。事情闹到了这个份儿上,虽然没有赶上什么换届选举,但是政府部门的相关官员们总得出来表个态吧?于是,一个个官僚粉墨登场了。他们或是安抚民众,或是面目铁青、金刚怒目、攥紧拳头、咬牙切齿,表示出定将凶徒缉拿归案的决心。最牛的一位老哥,是时任加州检察总长的托马斯·林奇,人家面对台下的记者也没废话,直接敦促Zodiac主动投案自首。
 
1969年10月22日,一通电话打到了奥克兰警察局。该男子声称自己就是Zodiac,他向警方要求,在吉米·杜巴的电视脱口秀节目中,给自己安排一场”现场直播”,并要求,现场必须有美国着名的大律师–贝利或者拜利,至少一人到场。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电视直播的当天,很多美国民众都早早地守在电视机前,手捧爆米花,喝着百威啤酒,等着看这出”大戏”。节目按时播出,大律师拜利到场。在Zodiac的电话打进来之前,主持人和大律师先是一通胡侃。突然,主持人表情一变,说电话已经接进来了。
 
该男子在电话中声称,自己的真名叫山姆,并且要求和拜利律师在达利城相见。律师答应了他的要求,但那位自称山姆的人却迟迟未到。他确实很难赴约,因为,警方很快就追踪到了电话的源头–纳帕州立医院,再具体点–精神病院部。连精神病人都跑出来起哄了,Zodiac,你的知名度何止”妇孺皆知”啊!
 
黄道十二宫杀手信件
黄道十二宫杀手信件
 
1969年11月8日、9日,SanFranciscoChronicle报业集团先后收到两封来自Zodiac发来的信件。第一封信写着340个密码符号;第二封信长达七页,信中还夹着出租车司机保罗的衬衫布片。在第二封信中,Zodiac声称,在枪击完保罗之后,自己曾被警察拦下,盘问了近三分钟;他还在信中附上了一张自己手绘的、被他称之为”死亡机器”的炸弹草图,想用此炸毁一些较大的目标,比如说–公交车。
 
1969年12月20日,刑事辩护资深大律师迈尔文·拜利–就是两个月前被一精神病耍得团团转的那个人–收到了来自Zodiac的一张贺卡;这是一张令人恐惧的贺卡,因为里面还夹着一块保罗的血衣布片–以此来证明他的身份!真是让我们正常人看完狂晕不止。Zodiac在贺卡里这样深情地写道:
 
亲爱的迈尔文,我是Zodiac,我祝你圣诞节快乐!我想求您一件事,请帮助我。我不可能向别人求助,因为我身上的某个东西不允许我那样做……请帮帮我,我不能控制自己多久了……
 
Zodiac在这封信中的表现,完全像是一个委屈无助的小孩子,这是为什么呢?其实啊,说白了也很简单:像他这样的连环杀手,每逢节假日的时候情绪就会异常的低落;原因很简单,他们都很孤独;而这种孤独,会在别人都喜气洋洋的情况下被无限放大,他们会因此而消沉、沮丧、甚至哭泣。杀手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变态的杀手也有权利去疲惫……
 
此后三个月,Zodiac消失得无影无踪。
 
1970年3月22日,星期天。当天晚上,23岁的凯瑟琳·琼斯太太(当时已怀有8个月身孕),自己驾车回娘家。在汽车的后座上还有一个胖娃娃–那是她10个月大的女儿。
 
当她把车开到132号高速公路上时,后面出现了一辆车,不断地对她鸣笛,示意她停车。因为这段公路比较僻静,所以凯瑟琳没敢停车,而是一直把车开到了一处加油站附近时才停了下来。后面的车里下来一个人,大概30岁上下,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衣着整洁,胡子也刮得很干净。”我当时感觉他像个军人,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那个男子对凯瑟琳说,她汽车的一个后轮胎松动了,要帮她紧一紧。毕竟是在荒郊野外,凯瑟琳没有下车,任由那个男人拿着工具帮她”修车”。不一会儿,男人站起身来,对凯瑟琳说修好了,然后就自顾自地回到自己的车里,驾车离开了。凯瑟琳也发动起了车子,开出去没20英尺(六米左右),刚刚被”紧”过的那个轮胎便整个掉了下来滚出去很远。
 
前面那辆车开得并不远,司机通过反光镜看到了,更确切地说,是正如他所预料的一样,总之,他是一切尽在掌握。他缓缓地倒车回来,主动要求把凯瑟琳送到前面不远处的加油站。凯瑟琳同意了,抱着女儿上了那个陌生男人的车。陌生男人又下了车,很细心地帮凯瑟琳把车钥匙拔了下来,微笑着,放在了仪表盘上。汽车发动了,陌生男子脸上的微笑,也消失了。离前面的加油站越来越近了–到了–汽车加速了–过去了。
 
一开始,由于凯瑟琳对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很好,她甚至都没有质问那个男人为什么没有停车。但随后路过第二家加油站时,他也没有停车,凯瑟琳心里开始发慌了,这才仗着胆子问他为什么不停车。陌生男人的回答是:”这家不行。”汽车漫无目的地在路上行驶,车内一片死寂。凯瑟琳觉得很有必要和这个男人”套套磁”,缓和一下恐怖气氛。
 
“你经常这样在路上帮助别人吧?”
 
“在我终结他们的生命后,他们就再也不需要任何帮助了。”
 
“……”
 
“我想把你的孩子从车窗扔出去。”
 
“……”
 
“你已经知道了吧–我要杀了你。”
 
凯瑟琳已经完全吓坏了,感到浑身虚脱。那个男人在说话的时候甚至嘴唇都不需要动,声音冷漠、低沉,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凯瑟琳抱紧怀中的孩子,恐惧的情绪渐渐被求生的欲望所覆盖。终于,在一个十字路口处,陌生男子减速慢行,凯瑟琳抓住机会,立刻抱着女儿跳车而逃!
 
凯瑟琳一路狂奔。穿过一片田地,她看见前面有一条干涸的灌溉沟。凯瑟琳把女儿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口,躲在了沟底。她能看到晃动的手电光线和那个男人的喊叫–“你回来呀!你回来呀!”
 
凯瑟琳感到一阵暴寒。这时,公路上又开过来一辆车,凯瑟琳隐约听见另一个声音喊道:怎么啦?没人回答,手电光束消失了,随后是汽车疾速行驶的声音。啊,这个世界清静了。凯瑟琳抱着孩子走了出来,她看见公路边上停着一辆大卡车。这次,她说什么也不上陌生人的车了;直到卡车司机叫醒了车内熟睡的老婆,凯瑟琳这才迟疑着上了车。好心的卡车司机将她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小警局。
 
警局里只有一名老警员,听完凯瑟琳的报案,例行公事地让她填写报案表格。凯瑟琳心慌意乱,边写边不时抬头环顾这家小警局–突然,她看见了墙上的一张通缉令,通缉令上画的那个男子正是刚刚要杀自己的那个人!
 
“哦买嘎!就是他!”
 
随后发生的事情有点让人哭笑不得。老警员一听,大名鼎鼎的Zodiac居然就在自己的片区里活动,着实吓得不轻。他居然对凯瑟琳说:你不能待在这儿,那个家伙随时都有可能闯进来把咱们一起解决掉!说完,他拿出钥匙,开车把凯瑟琳送到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店主早就睡着了,老警员”咣咣咣咣”好一顿砸门,就好像Zodiac真的马上会到一样,把气氛搞得紧张异常。凯瑟琳只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凉,时不时东张西望环顾一下四周。坐在咖啡馆漆黑的大堂里(老警员不让开灯),那位有失体面的老警员才想起来联系公路巡警,通报情况。警方后来在另外一条公路上找到了凯瑟琳的车,已被焚烧。
 
此后,Zodiac消失得无影无踪;而凯瑟琳也”有幸”成了唯一一个有惊有险没受伤的目击者–最后的目击者。1970年4月20日,SanFranciscoChronicle报业集团收到Zodiac寄来的第九封信,其中还包含13个密码符号,至今未被破译。信中附有炸弹草图一张,声称自己计划要炸校车。在信的末尾处,Zodiac还暗示自己已经杀了十个人了。而美国官方认定的数据是:
 
Zodiac四次作案,七人遭袭,五人死亡。
 
1970年4月28日,第十封信
 
这封信其实是一张贺卡。他在贺卡的背面威胁警方,如果不让报社刊登其在八天前写的,关于炸校车的信件原文,那么他就真的要动手了。他还要求所有上街的人都必须佩戴Zodiac标志。
 
1970年6月26日,第十一封信。
 
Zodiac声称自己已经愤怒了–因为街上居然没有一个行人佩戴Zodiac标志–简直太不给我面子了!他还声称自己已经采取了”报复”行动:使用一把点三八口径的左轮手枪打死了一个行人,信中未附作案详情。后经证实,信中所提案件并非Zodiac所为,警方当时已经抓到了凶手。毕竟Zodiac不是出家人,诳语还是打得的。
 
在第十一封信中,Zodiac还附上了一张飞利浦66地图。他在地图上用Zodiac标志圈出了一个区域,并注有一句隐语:istobesettoMag.N。警方猜测他这是在暗示炸弹的安置地点。而后来证实,其在地图上圈出的地点,竟然是美国海军一处无线电台发射站。这一发现再次验证了警方之前的猜测:此人和美国海军大有渊源。甚至还有人大胆地猜测:Zodiac时常会消失几个月,是不是在这段时间里,他随军出海了呢?
 
1970年7月24日,Zodiac在寄给SanFranciscoChronicle报业集团的第十二封信中,承认自己在四个月前绑架挟持过凯瑟琳·琼斯,并详细描述了被害人的汽车被焚烧的过程。
 
该起绑架案被诸多媒体报道过,但焚车这一细节却只在案发当地的一家小报上刊登过。两天后,即7月26日,Zodiac再次寄信。信中Zodiac巧妙地改写了吉尔伯特·萨利文的音乐剧《米卡多》中的歌曲《我有一张小名单》。他描写了自己将会如何收集并折磨他的奴隶。在信中他还画了一个巨大的Zodiac符号,并标注了一行暗语”=13,SFPD=”,意指被他杀死的人数。信的最后,还有一句提示警方的附言:第十一封信中附上的地图,”涉及弧度”。
 
11年后,一位Zodiac案的研究者,贾雷斯·佩恩发现:将一个弧度角覆盖在那张地图上,可以指示出Zodiac的两处作案地点。1970年10月5日,在沉寂了两个多月以后,Zodiac发出了第十四封信(是一张明信片)。这封信的特殊之处在于:所有的字都是用从报纸、杂志上剪下来的单词拼接成的。共拼了两段话,一段正贴,一段反着贴。Zodiac吹嘘、叫嚣道:我是不可战胜的!
 
1970年10月27日,第十五封信。这次是一张万圣节的卡通明信片,封面是一个穿着南瓜裙跳舞的骷髅。Zodiac暗示要使用手枪射杀SanFranciscoChronicle报业集团的记者鲍尔·艾弗里(他在过去的两年里一直追逐报道此案)。随后,受到生命威胁的鲍尔得到了警方的特许,可以随身配枪。有点滑稽搞怪的是:该报社负责报道Zodiac案的所有工作人员,此后都在胸前佩戴上了这样一个标志:我不是鲍尔·艾弗里。
 
这张明信片及其内容刊登在了万圣节当日的头版头条位置上,一时之间,再度掀起轩然大波,采访鲍尔的记者不断。几天后,鲍尔再次收到一封信件,从笔迹及叙述的语气上看不像Zodiac本人所写。写信人敦促鲍尔,尽快调查一下1966年10月30日大学生切莉被害案与Zodiac案的相似性。
 
下面,我再带领大家回溯到1966年,万圣节前夜的那一天。没有指纹、没有目击证人、没有杀人动机、没有嫌疑犯……警方一筹莫展。案发前大约1个小时左右,就在这条路上,还上演了一幕惊心动魄的生死追逐。
 
当时,比尔·克劳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出来兜风,把车就停在了贝蒂和大卫后来遇害的地方。他们刚刚把车停好,一辆白色的雪弗兰轿车就从他们的身旁疾驶而过,在前方不远处慢慢刹闸,然后开始往回倒车。比尔·克劳事后心有余悸地对警方说,当时一看到那辆车停下来,自己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让他感到头皮一阵阵发炸。他马上调转车头,向反方向驶去;而白色的雪弗兰也跟着调转了车头,在后面紧追不舍。可能是杀手的驾驶技术或车况不如比尔吧,在一个十字路口处,杀手终于被甩掉了。
 
另有两名捕猎者事后向警方报告:当夜他们看见一辆白色的雪弗兰汽车,停在莱克赫尔曼路的一个弯道上。他们走近时,并没有发现车内有人。
 
1969年7月4日,美国独立日。加州北部本尼西亚,蓝石泉高尔夫球场。此处距离上一案发地不足四英里。22岁的单身妈妈达琳·伊丽莎白·凡瑞和他的男朋友,19岁的迈克尔·任纳特·玛吉奥在此幽会。一辆车悄悄靠近,停在了他们的车后,将其退路堵死。据迈克尔事后的描述,从车里下来的那个人,举止做派都很像一个警察,手中拿着一把高亮手电向他们车内照射,使他们无法看清这个人的面孔。当这个人走到车的左侧时,突然拔枪,对准车内连开五枪。
 
杀手开完枪转身就要离开,这时,车内传出了被害人迈克尔的呻吟声。杀手立刻返回,又开了四枪:一枪打飞,一枪击中迈克尔,两枪击中达琳。案发几分钟后,三个年轻人途经此地,发现了奄奄一息的被害人,随即向警方报了案。警方刚到现场的时候,两名受害人均有呼吸;在送往医院的途中,达琳死去;迈克尔经抢救得以生还。他向警方描述的杀手是个身材魁梧的白种男人,身高大约5英尺8英寸(约1.77米),体重大约195磅(约176斤),五官相貌不详。
 
7月5日凌晨12点40分,案发后大约半小时左右,瓦列霍警察局接到一个匿名电话。该男子声称自己刚刚在蓝石泉高尔夫球场枪杀两人;同时他还声称自己对六个半月前的贝蒂·詹森、大卫·法拉第枪击案负责。以下为警方的电话记录:
 
“我要报告一起双重谋杀案。如果你们向东一英里,在通往公园的哥伦布大道的主干道上,你们会找到那两个孩子,他们死在一辆棕色的汽车里。他们是被9毫米口径的鲁格尔(德国造半自动手枪)射杀的。去年我杀了那两个孩子。再见。”警方后来调查到,该匿名电话是在距离警局仅隔几个街区的一处投币电话亭打来的。
 
黄道十二宫杀手密码
黄道十二宫杀手密码
 
1969年8月1日,星期五。SanFranciscoExaminer,SanFranciscoChronicle,VallejoTimesHerald,三家报业集团分别收到了一封内容基本相同的信件,写信人声称对以上两起枪击案负责。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写信人还详细描述了两起案件的案发经过。警方在后来承认,该信件中确实提到了一些外界媒体并不知晓的案件细节。另外,在每封信的结尾处,分别列出三组内容不同的神秘符号。写信人要求三家报业集团必须在当天下午,头版头条全文刊载他的信件,否则,他将在本周末继续杀戮,随意射杀十二人(好嚣张啊!);信的署名处画着一个符号–一个被十字穿过的圆环。
 
该信件一经刊载,社会各界都积极参与到破译神秘符号的工作中去。
 
1969年8月4日,SanFranciscoExaminer报业集团收到了第二封来信。信的开头处这样写道:亲爱的编辑,我是佐蒂亚克(Zodiac)……信中,这位自称Zodiac的人再次提到了案发时一些不为外界所知的细节,并声称,他的真实身份就隐藏在第一封信中的那些神秘符号里。
 
Zodiac的信件被媒体公布以后,旧金山警方协同美国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海军情报处,共同试图去破译信中的神秘符号;然而,真正的高手在民间。家住美国旧金山南区的哈顿夫妇,只用了两天左右的时间就将其破译成功(最后的18个符号未能被破译)。在得到了密码专家的一致认定后,于8月9日见诸报端。破译内容如下:
 
我喜欢杀人,因为这比在森林里射杀动物有趣得多,因为人是最危险的动物。杀人会带给我如此兴奋的体验,甚至胜过和姑娘做爱;而杀人最好的一面体现在:当我死去,我会在天堂重生,那些被我杀死的人就会变成我的奴隶。我不会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因为那样你们就会妨碍甚至阻止我,我死后的EBEORIETEMETHHPITI。
 
由于神秘符号当中包含了如”天堂”、”重生”之类的信息,很多犯罪心理学专家纷纷猜测凶手应该信奉某种邪教;”杀人会带给我如此兴奋的体验,甚至胜过和姑娘做爱”这句话被警方认定为:凶手应该是和大多数连环杀手一样,欠缺和女性正常交往的能力。
 
凶手曾在第一封信中威胁道:如果周五当天下午不在头版刊登他的信件,他将在周末大开杀戒。而实际上,这封信在得到警方的批准后,直到星期天才在报上刊载。而整个周末,在旧金山地区也并未发生任何凶案。但是,这句威胁也把整个旧金山的警察全都折腾得够呛:个个都是一级戒备、荷枪实弹、如临大敌。而那个周末的洛杉矶街头,也少了平日的喧嚣。一时之间,青年人不敢外出约会了,有些人甚至连街都不敢上了–一句话,人人自危。但,也有不怕邪的,比如下面这对大学生。
 
草长莺飞九月天(9月27日),在加州的纳帕郡(美国橄榄油生产中心),一对大学情侣正偎依在美丽的白瑞帕湖畔,彼此倾诉衷肠。他们是22岁的塞西莉亚·安·谢泼德和20岁的布莱恩·卡尔文·哈特内尔。他们似乎没有任何顾及,自由地徜徉在爱的海洋里,的确是一对爱情猛士。
 
不速之客从天而降。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身材魁伟,手持半自动手枪的男人向他们逼近了。这个人身着风衣,胸前还有一个黄色醒目的Zodiac符号;他的头上,戴着一个黑色的手工缝制的面罩,眼、鼻、口部位都有开口,鼻子上还架着一副墨镜–仅凭这套行头,就足够吓人的了,何况来人手中还拿着一把枪。
 
那个风衣男子自称是一名越狱逃犯,杀死了警卫,从蒙大拿州的迪奥戈基监狱里逃了出来(迪奥戈基监狱在科罗拉多州);现在他需要钱、汽车,以供他跑路,他准备跑路到墨西哥。两个学生被吓得体如筛糠,绝对地服从,完全地配合。
 
在接过钱(76美分)和汽车钥匙后,那个男子又和两个学生闲谈了一会儿,主要是布莱恩问,风衣男子回答。当布莱恩”意识”到这不过就是一起普通的抢劫时,也就不那么害怕了。讨好似的、关切地询问布莱恩的一些情况,并对其遭遇报以深深的同情。布莱恩试图以此来拉近一下感情,以免对方对他们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如果换作我们,相信也会这么做的。
 
风衣男子看了看表,说道:”嗯,时间差不多了。”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晒衣绳,让塞西莉亚把布莱恩捆起来。布莱恩一听就急了,但在黑洞洞的枪口下,他又能怎么办呢?布莱恩被捆好了,风衣男子亲自走过来捆绑塞西莉亚。布莱恩注意到,当风衣男子的手碰到女友的身体时,他的手开始颤抖。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布莱恩心中叫苦不迭,以为自己和女朋友不得不在这里露宿一夜了呢–如果是这样,那该有多好!
 
风衣男子将塞西莉亚捆好后,语气平淡地说道:”我打算用刀捅死你们。”
 
这对大学情侣这时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天真!布莱恩大声喊道:”先杀我吧!我胆子小,不敢看到她被刀捅!”
 
“那好吧!”
 
布莱恩当时是趴在地上,风衣男子在他的后背连扎了六刀;随后,他又对惊恐万分的塞西莉亚开始下刀。由于塞西莉亚是背朝下,面朝上,所以她的伤口就十分恐怖了,她全身上下一共被扎了二十六刀。后来的法医鉴定表明,这二十六刀,几乎刀刀都扎到了底。
 
风衣男子并没有开走他们的汽车,而是拿出一只黑色的记号笔,在他们的车体上画了一个Zodiac符号,并在符号下面写上了前两宗命案的地址和日期。然后,他才转身离去。风衣男子并不知道,当时这两位大学生都没有死。只不过他们都非常聪明,强忍着,没有呻吟、没有喊叫–直到他离开。
 
他们的呼救声唤来了一对荡舟垂钓的父子,二人弃舟登岸,见状急忙报警。那年头也没有手机大哥大这类的通讯工具,那对父子是一路狂奔了两英里后才报上案;而该地区又没有医院,只好从附近地区最近的一家医院调来了救护车;那辆救护车跑一个来回就花了近两个小时!塞西莉亚终因抢救不及时、伤重不治,于两天后身亡;布莱恩逃过此劫。
 
十二宫杀手的几个特点:
 
1.喜欢张扬
 
2.喜欢杀年轻人,尤其是情侣或女性
 
3.高智商犯罪,喜欢捉弄警察
 
4.某段时间会消失(是否真的是军队的随军出征了呢?)
 
5.冷酷无情,以此为乐,他杀人是没有明确的目的或者说没有利益性的或感情性的是随机的!
 
侵害目标类型:外出工作或约会的青年男女,年龄在16—30岁之间。每次作案杀害的人数一般在1—2人之间。
 
作案地区: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中、北部,旧金山湾周边地区。
 
逮捕情况:未被逮捕。
 
裁判情况:未经裁判。
 
死亡情况:推测已死亡。
 
犯罪诱因及动机:不详;由于真正的犯罪嫌疑人至今未能确定,所以亦无法确认其真正的犯罪动机。
 
作案手段:主要是秘密接近,突然用手枪射杀,但在一起案件中采取了用手枪胁迫使被害人不敢反抗,用晾衣绳捆绑被害人,然后用刀刺杀的方式。
 
至今为止,黄道十二宫杀手究竟是谁没有定论。怀疑的对象有好几个,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有确切的证据证明。


  本文链接:http://www.bj4399.com/sjly/88.html
  
喜欢灵异事件可以收藏噢,域名很好记,4399前面加个bj就是了

热门推荐

点击排行